拍《波斯语课》,导演开发出一本假波斯语词典丨揭秘_纳粹

19 3月 by admin

拍《波斯语课》,导演开发出一本假波斯语词典丨揭秘_纳粹

拍《波斯语课》,导演开发出一本假波斯语词典丨揭秘_纳粹
拍《波斯语课》,导演开发出一本假波斯语词典丨揭秘 为了创造假波斯语,导演和一位俄罗斯语言学家合作,专门开发了一套语法和600个单词的词典,把语言和难民营受害者的名字拆分后再组合联系成词根。影片中吉尔斯和纳粹军官科赫这对“师生”甚至能用这门语言交言交谈,尽管只有彼此间听得懂。 《波斯语课》海报。 由瓦迪姆·佩尔曼执导,纳威尔·佩雷兹·毕斯卡亚特、拉斯·艾丁格主演的二战题材电影《波斯语课》于3月19日内地上映。影片灵感来源于真实事件,根据沃尔夫冈·科尔哈斯的短篇小说《语言的发明》(《Erfindung Einer Sprache》)改编而成,故事背景设置在1942年,一个年轻的比利时犹太人用一块三明治换了一本波斯语书,在遭遇纳粹行刑队的集体处决时,他拿着这本书,谎称自己是波斯人免于一死。恰巧,有位德国军官在寻找波斯语老师。为了生存,这位犹太囚徒每天都要记住无数囚犯的名字,再以此作为他创作“波斯语”的灵感……而为了创造影片中的假波斯语,导演和一名俄罗斯语言学家,专门开发了一套语法和600个单词的词典。 影片曾在2020年柏林电影节、北京电影节展映时获得极高反响,豆瓣评分8.3分。《好莱坞报道者》盛赞两位男主演的演出:“大于生命的表演”。《卫报》称影片为观众们献上了一场难以置信的生存戏。 《波斯语课》两位主演亮相柏林电影节。 《波斯语课》完全在白俄罗斯拍摄,并且与白俄罗斯电影公司联合制作,白俄罗斯于2021年初正式提交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国际影片(原‘最佳外语片’)”,但由于主要语言并不是提交国的官方语言,且大部分参与影片制作的主创也不是来自白俄罗斯,因此不符合该奖项的资格要求,被学院取消参赛资格。 导演专门开发出600个单词的假波斯语词典 现居加拿大的乌克兰裔导演瓦迪姆·佩尔曼执导了这部二战题材电影,他的导演处女作是2003年上映的《尘雾家园》,该片曾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等三项提名。佩尔曼有着犹太血统,他被《波斯语课》这个项目深深吸引。大多数电影都把纳粹描绘成战争机器,恐怖、邪恶,角色非常单一。但他想超越这一点,力求在人性化上找到突破,精心描绘出一个像其他人一样感到嫉妒、恐惧和爱的纳粹。“这种人性化并不是要以任何方式赞扬他们所做的事情。而是要把他们作为人来展示,这样作为观众的你就会产生共鸣。你会说,(换做我处于那个情况)也许我也会那么做。” 德国演员拉斯·艾丁格饰演纳粹军官科赫。 在片中饰演纳粹军官科赫的德国演员拉斯·艾丁格说,“让局外人来讲述这个故事非常重要,他们可以比德国人做得更好,因为这个国家的很多人仍然害怕面对历史”。艾丁格的父亲出生在战争时期,祖父在战争中打过仗,虽然每个人都坚持认为大屠杀是过去的事,与他们的“新一代”无关。但他作为一名德国人,那种想法让他深受创伤。在他看来,出演该片是一种治疗创伤的方式,并牢记历史,不让悲剧再次上演。 该片的编剧伊利亚·佐芬出生于苏联,早年在莫斯科著名的格拉西莫电影学院学习剧本和戏剧学。1990年,他作为苏联犹太移民来到柏林,最初无法从事编剧工作,而是做了很多不同工作,直到有机会进入一家物流公司。后来,他自己创办了一家物流公司和一家贸易公司。2011年,他卖掉一家公司后,回到了自己真正热爱的剧本写作中,给俄罗斯和德国的电影和电视制作撰写了许多剧本,并于2017年成立了制作公司LM Media。《波斯语课》的剧本最初是用俄语写的,然后才翻译成英语和德语。 片中用大量人名做词根编造出两千多个“波斯语”单词。 影片中最令人惊奇的是,犹太人吉尔斯用囚犯的名字创造出一套波斯语,最后念出了2840个名字,让在纳粹集中营中死去的人被世人记住。导演瓦迪姆·佩尔曼说,这是编剧伊利亚·佐芬的天才之处,创造假波斯语的整个计划不仅是一种努力求生的情节工具,还是为了纪念那里的受害者。影片中吉尔斯竟然生生编造出两千多个单词,并牢记于心,最终他和纳粹军官科赫这对“师生”甚至能用这门语言交谈,尽管只有彼此间听得懂。 全片主要对白是德语,开头和结尾部分穿插了一些法语,真正的波斯语直到临近结尾,德国军官科赫过安检时,入关检查人员才说了几句。 影片结尾,过机场安检时说“波斯语”的科赫被看破,落网后被押走。 为了创造假波斯语,导演和一位俄罗斯语言学家合作,专门开发了一套语法和600个单词的词典,把语言和难民营受害者的名字拆分后再组合联系成词根,并让它听起来像真正的东方语言。 犹太囚徒为求生,纳粹军官想做厨师 在表现二战集中营的电影中,有特别写实残酷的《辛德勒的名单》《索尔之子》等电影,展现了纳粹集中营里的恐怖事件,也有像《美丽人生》《乔乔的异想世界》那样,用一种相对轻松,带有喜剧隐喻的方式来描写战争。导演瓦迪姆·佩尔曼认为,《波斯语课》处于两者的中间地带,既严肃又幽默。 纳威尔·佩雷兹·毕斯卡亚特饰演犹太人吉尔斯。 犹太人吉尔斯在片中通过创造一套波斯语,努力让自己活下来。饰演犹太人的纳威尔·佩雷兹·毕斯卡亚特今年35岁,他出生于阿根廷,母语是西班牙语,他还会说德语、意大利语和法语。这种非常好的语言天赋,让他出演该片游刃有余,并且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也不禁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欲。凭借2017年上映的影片《每分钟120击》,毕斯卡亚特曾获得法国凯撒电影奖的最佳新人奖和欧洲电影奖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美国权威媒体《综艺》杂志评价:“毕斯卡亚特的表演是自近20年前阿德里安·布罗迪出演《钢琴师》以来,表现犹太人大屠杀的电影中,最具深度的表演之一。” 片中的纳粹军官科赫的形象相当文雅,打破了观众对于纳粹的固有邪恶符号印象。战前他是一名厨师,梦想着当战争结束后,就到伊朗德黑兰投靠哥哥,开一家餐馆,学习波斯语就是到时候能在德黑兰用得上。他的名字“Koch”在德语中的意思就是“厨师”。 正在学习“波斯语”的“师生”二人。 这位纳粹后勤军官仿佛与纳粹的惯有冷酷残暴设定有些不同,与集中营里其他的纳粹同僚相比,在残暴之余,他不但聪明好学,性格也相对温和,特别是他对待囚犯吉尔斯的态度上,有着十分复杂的暧昧关系。在导演瓦迪姆·佩尔曼看来,这些却完美地体现出人性的复杂,“这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共生关系,但我不会称之为‘友谊’”。 “波斯语课”同时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它成为吉尔斯在纳粹集中营的保护伞,能够生存下去。对纳粹军官来说,波斯语课是他未来在德黑兰开餐馆的谋生工具,他对吉尔斯心怀感激,这个语言会让他暂时在某个时段敞开心扉,让他变得更有人情味,让他重新成为人类。比如,吉尔斯用假波斯语问科赫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谁?”科赫没有回答“Hauptsturmfuhrer Koch”,而是说的“Klaus Koch”,后者才是他的真名。 新京报记者滕朝 编辑黄嘉龄校对危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